刺客约翰A.JOHN

查看个人介绍

生还者第二章:OUTSIDERS(重写)

 PART1
  他似乎失去了意识。
  发生了什么?
  无影灯惨白的灯光争先恐后地钻进他的眼睛。
 
  “状况怎么样了?”
  “凯莉部长好,目标注射了32ML浓缩镇定剂,安静下来了。”
  “等等卡米尔,这么多?!没有勾兑蒸馏水?”
  “报告是大哥的命令,他还说……熊孩子再不老实就多打点,原话。”
  “……以后这种事先问过我。”
  “遵命长官。”
  
   谁……?在说什么??
   他没来得及朝两团人影询问,就被突如其来的红色潮水吞没失去了意识。
  
   再次醒来时,手上和脖子上多了些红色怪圈,环顾四周,除了自己坐的椅子,光滑的墙壁上只有一个三角形的标志。
   “别动,如果不想死的话。”
   拆项圈的动作被人喝止,他应声抬起头,看见一个满头银发的男子,机械手臂发着幽蓝色的光,声音里透着冰冷。
   “你还记得你叫什么名字吗?”
   “嘉德罗斯。你是谁,这是哪。”
   “界外军副部长格瑞.格雷森,这里是审讯厅。”
   “……”似乎思路渐渐清晰起来。
   模糊不清的记忆里,他看见醒红色雾气卷着烟尘和石子刮过他的脸,之前跟几个人战斗,最难缠的那个,貌似就是他。
  跟玫瑰喜欢见招拆招,借力打力不一样,这个人打法凌厉且捉摸不定,那把刀似乎还能当机关枪。
   ……嗯?玫瑰?
  “他在哪?”
  “谁?”
  “玫瑰之影。”
  “……他失踪了,你袭击了穹顶实验室,将因为危害国家安全处死。”
  “失踪?”
  “遗体下落不明。嘉德罗斯,加入我们。”银发青年站到他面前——“不想死的话。”

  PART2
  “格瑞,来打一架。这可是当初加入的条件,你已经拖了一个月了。”嘉德罗斯拿着手里的激光长棍杵在副部长办公室门前。
  “不是现在。”格瑞翻着厚厚的档案,他皱了皱眉头,第四军区最近的塌方事故让他有些头疼。
  “收起你的棍子罗斯,别烧坏地板。”百忙之中没有忘记提醒这一句。
   “对了,卡米尔给你做的新武器,今天凯莉拿去做最后调试了,不出意外现在就好了。”
   少年看起来并不在乎,但是很快他就从办公室溜了出去,格瑞从余光瞄见了他不经意间翘起的嘴角。
   穿过能看见人工日落的幻光长廊,就是界外军专属的实验室。
   凯莉背对着罗斯调整着手上的枪械,作为界外军的部长,她在军用器械上的造诣和她的谋略一样让人惊讶。
   “你来了啊。”凯莉拢了拢长发,转过身,摘下显微目镜,然后举起一杆比她要高的多的狙击枪。
   罗斯双手接过凯莉手里的枪,凝视着枪身。
   凯莉打开液晶玻璃的透明模式,夕阳的余光一下洒满原本冰冷的实验室。
   本来柔和的光线经过枪身的折射,变得炫目而耀眼,在墙上形成漂亮的光斑。
   它可真漂亮。
  “你可以给它起个名字,罗斯。这个武器可能要陪伴你很久。”
  嘉德罗斯抚摸着枪身,然后闭起眼想了想:“暗影玫瑰。”
  凯莉愣了愣,然后笑出来“哦~还挺好听的。啊,对了,你的棍子可以收起来放在后面,你力气很大,所以我也没让卡米尔去太过考虑重量问题。这个旋钮可以调模式,比如——”
  凯莉旋转了橘黄色旋钮,然后罗斯看见手里的枪迅速折叠变形。
  “微冲模式,近距离突进用,还有这个——”
  枪身突然变热,仔细听还有电流的声音。
  “分解模式,几乎可以分解任何有机物,而且没有痕迹。但是————”凯莉顿了顿“这个模式最终权限在我这里,需要我远程基因认定解锁。”
  “没关系,不需要,一群渣滓罢了。”
  “嗯,这我倒是放心~”凯莉笑了笑,她送走了少年,倒了一杯咖啡躺在椅子上,背对着夕阳,望着天花板,身影在拖的长长地投影在地板上。
  她当然放心,但是又不放心。
  外面的夕阳很漂亮,但是终究是假的。这可不是什么度假圣地,这是束缚生命的龙潭虎穴。
  在这个戴森球诺玛上人类最早的战区,第四军区,活着,不是什么容易的事。

PART3
  “臭小子!你要打架吗!”一米九佩利攥着拳头仰着看坐在他柜子上的小个子嘉德罗斯,枕头旁边的弹孔还在滋滋作响。
  大早上就来闹,要不要人睡觉了!昨天晚上可是他值班,这才8点!
  “你打不过我。”嘉德罗斯面无表情地俯视着炸成一团的金毛佩利。
  “我擦!臭小子这可是你说的,看我不打你个屁股开花!!”佩利忿忿地去找他的特制拳套。
  “雷狮在哪,我不想打架。”
  “我们老大哪有你这么闲!”佩利呲起了牙准备出拳,然后停在了半空中。
  “这是你房间。”嘉德罗斯淡淡地说到。
  万恶的资本军国主义小屁孩!
  佩利咬着牙流下了泪水,放下了拳头,为什么他们要把这个小祖宗带来啊!
  堂堂特种兵被一个小屁孩搞得鸡飞狗跳,这是佩利没想过的。
  “说吧,一大早你找我们老大干啥。”佩利把自己砸进沙发里,瘫在里面斜视着嘉德罗斯。
  “打架,格瑞忙,手生了。”
  “……”佩利想打人。合着你小子一大早冲着我开枪就是想找雷狮打架?!
  “我也可以。”佩利很认真,他想揍这个小子很久了。
  “你太弱。”
  “……”

PART4
  “听说你早上去找了佩利还对着他开枪?胆子挺大啊,新兵。”雷狮把鲸杀横在嘉德罗斯面前。
  身边看热闹的的小混混立刻沸腾起来,他们在这个拥挤的地下小酒吧叫嚷着雷狮的名字,有的甚至开始下注压胜负,雷狮俨然是这个地下王国的国王。
  帕洛斯躲在后面嗤嗤的笑,罗斯通过他的口型发现他在说干的漂亮。
  “问个事。”嘉德罗斯直视着雷狮的眼睛,里面闪着贪婪的光。
  “哦?我这儿可没有免费的午餐。”雷狮扬起了嘴角。
  “什么要求?”
  “那要看你提的什么了。”海盗头子端起了面前的酒杯。这是一个地下酒吧,也亏得他能找到这里。
  “暗影玫瑰,去哪了。格瑞说失踪了。”
  “呵,一上来就是这个。”雷狮捂脸“这是军队的秘密,说了可是军法处置,你这么厉害,怎么不去穹顶再大闹一次呢,说不定一切就明朗了。”
  “界外不是罪责连带制么。”
  “这你倒是清楚。”雷狮笑了笑“所以如果我告诉了你,所有人都得军法处置。”
  “行吧。”雷狮收起鲸杀,“老板给这小子来杯鸡尾酒,随便什么都行。这样吧,调你招牌的那个,叫什么BLOOD WOLF,不要放樱桃。”
  接着雷狮身边的小混混像是得到了指令一般从地下酒吧消失不见,最后帕洛斯走出去轻轻地带上了门。
  “你为什么要来问我。”雷狮笑着,仰首喝尽了最后一滴酒。
  “其他人很忙。”
  草泥马估计又是凯莉,雷狮想。
  “你怎么找的我的,佩利?他自己都记不住路。”
  “我找了一个混混,问的他。”嘉德罗斯看着老板飞舞的手,血狼调到了第二层。
  “你把他揍了一顿?”
  “……”
   “他叫什么名字?”
  “马尔科.佩鲁奇。”
  “他啊,我想起来了……是个好孩子,很乖。”雷狮笑了笑,“说起来这个酒,有不少意义,我们打个比方。最底层的淡红色是人民,你猜第二层浅红色是什么。”
  “商人?”
  “议会。”雷狮笑了笑。“第三层呢?”
  “军队?”
  “总统。”
  调酒师行云流水地调完第四层鲜红的酒,倒入酒杯。
  “第四层胜利之师。”
  嘉德罗斯想了一会,突然想起来这正是正规军军歌的名字。
  “这猩红色的第五层。这才是你一开始说的,商人。而我们,界外军,就如同它的名字一样——”雷狮拿起一颗樱桃,扔了进去,鲜红的樱桃越过鲜艳的酒层,悬停在浅红色中央。
  “我们保护他们的同时,也在威胁着他们。所以最近不要再提。”雷狮扛起鲸杀“老板,记我账上,记得喝完小子,这可是店主的拿手绝活。”
  “为什么告诉我。”嘉德罗斯喝了口血狼,酒气冲进鼻腔。
  “因为,我可是人类。”雷狮瞟了眼嘉德罗斯“你也是。”
  接着他带上了酒吧的门,走出院外,喊了声在外看守的帕洛斯。

  “那个叫马尔科的,帕洛斯你还记得吗?”
  “记得,头儿。”
  “很好,他归你了。”

评论(13)
热度(509)
 
©刺客约翰A.JOHN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