希望配得上那股傲气和梦想。微博:刺客约翰

生还者/第一章诺玛【MONSTER】

改了些东西,拼到了一起,写的时候前后时间跨度太长结果有点前言不搭后语,消点BUG,交代了世界观(有么???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1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456号宇宙扇区 阿波罗星系 戴森球诺玛

人类第四军区

 界外军作战指挥部

“甜心们,上级命令,摸清阿斯特丽亚,不许失败。

“这可是进攻类地行星涅格洛特的重要一步,阿斯特丽亚可是它最大的一颗卫星,运气好点不久之后我们就拥有一个新的‘地球’了。我可不想一直住在这个铁球上。”一个面容姣好,留着黑直发的女孩坐在悬浮的座椅上,手上拿着精致的甜点,正在对通讯器另一端的队友们发号施令。


      “是是是,‘为了人类共同的荣耀延续,界外不允许失败’。”站在后机舱出口的雷狮敷衍地应着,设置好了外骨骼数值,“切,又不是第一次了,把舱门打开。”
       “老兄们,这次依旧是我领队”雷狮看了下其他几个人,得意地眨了下紫色的眼睛,带上了护目镜。

他看见安迷修在分神。

青年握着手中的冰与火※皱着眉头,似乎在想什么。

 “道德负担在战场上可不是什么好事。“雷狮撇了眼安迷修,又看了眼下面围绕着猩红色雾气的巨大卫星,”看起来有点危险,想些有些没的会雪上加霜。“

“我没事,小心点,落地记得给信号。“安迷修抬手托住下巴,手指刚好掩饰住了嘴巴。
       “……那我先下去了,待会见,‘怪物们’——”接着他拿着鲸杀※跳了下去,伴随着肆意兴奋的喊声堕进云层里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格瑞回身丢给其它两人一次性喷射器——
       “别跟他学,激光枪没有后坐力可以用”接着他提着装着烈斩的公文包,跟着雷狮跳入厚厚的云层。


        罗斯看了看手上的喷射器,安迷修指了指一个小小的圆型凸起
        “把这个锁到腰带上,你没有替换肺,估计下落的时候会感觉呼吸困难,真的不带面具么?”
        “不需要,我是最强的。”
        安迷修无奈的笑了笑,战斗并不是只用蛮力来衡量的东西。
        “可这代表不了一切,罗斯,你的世界太小了,还有很多东西没有学,甚至是凯莉动动手指头都能把你打败,喏”他取下墙壁上挂着的面具,递给罗斯
         “那明明是作弊”罗斯一边辩解一边戴上面具,他的脸在面具下变得通红,被凯莉远程操纵机械和陷阱打趴,这可不是什么光荣的事迹,为了逃避尴尬的感觉,他抢过安迷修手上的喷射器,一个猛子扎了下去。
          看着罗斯跳下去的身影,安迷修举起自己的手看了看,这双手有着几乎能以假乱真的质感,在入伍的第一年,替换成了机械,随着替换率的提高,他觉得似乎在失去什么。
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“喂死骑士,你怎么还不来?”恶党的声音从传讯器传来,贯穿了安迷修的耳膜。
         “小声点”随即传来了格瑞的声音“快点,安迷修”
         “好”
         安迷修在胸前划了个十字,接着他纵身一跃,消失在猩红色的云海里。

       备注:※鲸杀,whale killer,倒过来就是虎鲸,也是雷狮的锤子原型。※寒冰与烈火(ice and fire)安迷修武器名,梗来自冰与火之歌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2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

 “自大逃亡以来,人类的文明漂泊了一千年,然后在456扇区发现了恒星阿波罗,并围绕着它建造了戴森球结构,人造地壳,诺玛。”雷狮扛起鲸杀走在队伍的前面,阿斯特丽亚的猩红浓雾并没有让他感到任何不安,他本来是个宇宙海盗,对于未知地区的适应能力让他几乎每次对外行动都会被指任为领队。

“然而阿波罗并不独属于我们。

“诺玛遮盖了阿波罗一部分表面,结果阿波罗星系第四轨道行星——也就是涅格洛特生态崩溃,涅格洛特土著终结了内乱朝我们发起战争,虽然他们的文明很落后——但是我得说他们诡异的很,这也是我们为什么在这的原因。明白了吗小矮子?”雷狮低头看了眼嘉德罗斯,这个小屁孩前天还在大闹作战基地,昨天就入了队,今天居然要跟他们一块行动,简直就像开玩笑。

  他连自己在哪都不知道!

  去你的小矮子,渣渣。嘉德罗斯瞪了一眼雷狮,暗地里发誓一定要给他一梭子让他闭嘴,接着听见格瑞的方向传来一声低吼,子弹贴着耳边飞了过去。

  紧接着众人看见红色的激光贯穿浓雾,远方传来一声微弱的爆炸,看样子意图袭击的东西已经完蛋,雷狮惊愕地转过头。

“……咦?”,嘉德罗斯皱着眉头正在把玫瑰之影背回肩上。

  也就是说刚刚嘉德罗斯几乎一瞬间计算出了弹道,然后进行了回击。

怪物……雷狮在重新考虑继续叫嘉德罗斯小矮子会付出多大代价。

“对面估计是原始机器人,按照训练方式——”安迷修慢慢起身“嘉德罗斯你在最后面,嗯……不要打到我们。”

“我不觉得你们把我从穹顶绑来就是当缩头乌龟。”嘉德罗斯瞥了一眼格瑞,现在烈斩的姿态已经变成了机关枪“论近程压制我跟格瑞无异,甚至比他强”。

“但是我们只有一个狙击手。这里的雾气铁含量太高了,磁场也出奇的乱,义体偏差很大,”安迷修看了看自己的手,活动了一下“只有你不需要机械辅助瞄准。”

“好吧。”

 

雷狮一直想不明白为什么嘉德罗斯这个刺头会这么听安迷修的话,他看着左边的安迷修,又看了看走在最后的嘉德罗斯。

简直太奇怪了。

 

他们在红雾中朝着之前那声爆炸穿行了很久,却依然没有见到被打爆的那个机器人。

“你确定打中它了?”雷狮转头看了一眼嘉德罗斯“你的枪不会自带爆炸效果吧”

“我确定。”嘉德罗斯翻了个白眼“格瑞能作证。”

这俩怪物。雷狮默默在心里吐槽。

猩红色的雾气依然浓重,旁边没有任何的风,沉闷的空气给人一种及其不安的感觉。

“真的打中它了?确定是机器人?”

“雷狮,集中精力。”格瑞提醒他“空气味道有点怪。”

“硫磺味。”嘉德罗斯俯下身子捏起一撮泥土。

格瑞突然想起来了什么,“‘当烈火灼尽大地时,我必重生。’”

“什么?”

“几个月前,六区抓了个涅格洛特人。审问的时候,他的身体突然开始燃烧,然后在我们面前变成了灰烬,他死前一直在重复这句话。他身上也有散不去的硫磺味,但是无论如何也检测不出任何的异常来。”

“哦这种事情的走向就有点魔幻了,我见过用脑袋走路的切特人,可以用自己身体发热做饭的盖尔切洛人,自焚是真没见过。”雷狮拖着下巴想了想“他烧的干净么。”

“嗯,就跟我们脚下踩的泥土一个颜色。”

“……你不要说我们正在站在一个大型自焚厂上”

众人看了看自己的脚,心里有点发毛。

“人类史上也有自焚现象,不过并不干净,留了点渣儿,而且并非自身可控,我做个假设——如果每种生物都能自我毁灭,而其中有个阀门可以防止这种事情发生。我们不能控制这个阀门,但是有的种族可以。”凯莉的声音突然从耳边响起,伴着阵阵电流声。

“凯莉?等等这里的磁场这么乱,你是怎么知道的?”安迷修突然精神,在这种一摸瞎的陌生环境,没有什么能比上司更加能振奋他的心了。

“我让卡米尔在你们的接收器上涂了点复合铅,虽然效果不太好,但是正常通信还是可以的。”

“所以你也听见刚刚有人袭击我们?”

“听见了。我还听见你说嘉德罗斯小矮子。“

“……“

“听着男孩们,阿斯特丽亚很危险。至于为什么这么说,她的内部是红超巨星的状态,地壳是近六十万年形成的,如果你们真的要作死刺激了薄地像鸡蛋壳一样的地壳,又恰巧引发了共震反应,估计只能自求多福了。”

“?什么东西?也就是说我们脚下这个星球随时可能爆发?“

“对。“

“那为什么还要送我们来?当生煎?明明只要引导催化超新星爆发,涅格洛特人就会灭绝。坐收其成不是更好?“

“我怎么知道,大概是让你们去拯救素不相识的种族吧。“

“别开这个玩笑凯莉,你一定知道什么。“

“上司说了不知道,那就是不知道,懂么海盗先生?你这个口气怕是忘了当年是谁从四区救了一命。“

  “那我真得好好谢谢你,部长。”雷狮挂掉通讯。“但我更希望你没有救我。”

 

  黑发女孩躺在座椅上,仰着头看着天花板。

  太奇怪了。阿斯特丽亚太奇怪了,涅格洛特太奇怪了。

  她已经数次进言要求不要贸然对这颗星球采取行动,但是四区——这个现存最久最坚固的军区,庇护着的那帮顽固不化的老疯子,没有一个能听得进去她的意见。

  实际上,她是军方的眼,是四区为数不多还有脑子的人,带领着的界外军是他们的安全网,但是就是因为归属总统的原因,都把她的话当耳旁风。

  一颗质量是地球500倍的类地行星,有一颗不断发光发热的恒星当卫星。

  简直就像世界颠倒。

  60万年的地壳形成,在这之前的强烈光源,生物都不可能完整存在,涅格洛特人是怎么产生的?不光这样,涅格洛特人恶心的绿色皮肤和巨大的瞳仁,这种几乎相反的性状,无不表示他们生活在魔鬼一般的混沌世界。

  还有他们那令人可怖的自焚,咒语一般的声音。

  因为这个要派自己的部员去送命,简直荒谬。

  她丧气的想着,想到雷狮的时候,有点委屈,然后狠狠地咬了一口月光慕斯。

  人明明最重要的是活着,活着才能拥有灵魂。如果那个海盗真的把自由看得这么崇高至上,为什么不冲自己脑袋来一枪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3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“所以你们怎么回来了?”凯莉翘着腿手里拿着一杯粉色的饮料,她看向格瑞,这位人类史上最强的战士摇了摇头。
    “没有发现任何残骸。”

  “而且我也没有开粒子分解档,那就是一片荒漠,什么都没有,除了红雾。”嘉德罗斯指了指暗影玫瑰的安全档。 

  “我不觉得你开了再关上我们能发现。”雷狮嘀咕了一句。 

  “雷狮,不信任队友有违道德。”安迷修小声提醒。

  “安迷修你又来!”雷狮压低声音表达了他的不耐烦。

  “我能看见。”格瑞淡淡地说。

  “我这有暗影玫瑰的使用记录,罗斯并没有打开分解档”凯莉喝了一口饮料。

  靠,两个怪物,雷狮腹诽。这个部队就没有正常人吗!

  然后他环顾了一圈——好像确实没有。

  甚至他自己都不是,如果不是增幅剂,以凡人之躯,不可能跟这些改造成义体机器人的怪物同台竞技。

  尤其是改造幅度达到93%的格瑞.格雷森,雷狮曾经私下想过格瑞的DICK是不是也是纳米材料。

  最近又冒出来个生化人!在穹顶被他们电击和麻醉控制后,一直不老实,几乎把每个人都惹了一遍。

  凶狠的幼年橘猫,雷狮想,这真是一个完美的比喻。

“雷狮?空气样本?”格瑞的声音唤回雷狮的心思。

“哦,在这,还有地壳采样。”雷狮反应过来,把几只试管放进格瑞手心。

“那个星球还有什么异常的地方么?”凯莉问道。

“有,硫含量极高却没发现任何地表活动的迹象。磁场紊乱也没有找到原因。”雷狮摇了摇头“不得不说这种情况我也是第一次见。有点诡异,建议得到确切分析结果再继续。

“身上有点难受,我去洗个澡,奢侈一下。”雷狮拉住嘉德罗斯“小子你也来。”

   雷狮觉得得让嘉德罗斯见识下,老祖宗最有价值的发明之一——浴缸。

   新纪元9大奇迹之首的戴森球诺玛的上层表面有人工海,接着有一层人工大气,最外是一层模拟地球昼夜的防护罩.

   说是人工海不如说是分片覆盖整个诺玛的水库,大部分情况下禁止出入,而人类的住所就在这一片片人工海的下面。

   对于现在的人类来说水是珍贵的资源,过多取用会影响诺玛本就脆弱的生态。

  不过还好,现在的人基本都经过一定程度的义体改造,皮肤可以自动维护清理,所以即使水资源分配苛刻的情况下,也不需要担心清洁问题。

  但是雷狮是个例外。

  仅有4%改造率的他,连皮肤都是天然的。

  据凯莉说,跟其它人类不同,雷狮对义体适应性极低,所以只是勉强替换了一部分,平常的任务靠增幅剂维持。

  所以既然是凡人之躯,就应享凡人之乐。

  雷狮裸身站在冒着热气的浴缸前,叉着腰。

 “不来试试?”

  嘉德罗斯抱着暗影玫瑰,全副武装地坐在窗台上,托着下巴,抬起一根眉毛,然后拒绝了他的盛情邀请:“不。”

“不懂得享受。”雷狮跳进大浴缸里,溅了嘉德罗斯一身水花。

嘉德罗斯擦了擦暗影玫瑰,又抹了把脸,费老大劲儿按住现在就一枪结果雷狮的冲动,安迷修说杀死没防备的敌人是不道德的,他也不屑于这么做,于是他只是拉下脸:“有话快说。”

“但愿他们对于real dick不是那么感兴趣。”雷狮把身子往下沉了沉,还是从衣服堆里翻出一个小型EMP“不过我猜他们培养你的时候应该研究过很多次了……好吧你那个是未成年的,我这个跟你的不一样。”

嘉德罗斯感觉脑门在跳青筋——不可理喻!

“所以……以防万一——”雷狮按下了EMP的开关,接着嘉德罗斯听见耳机里传出一阵刺耳的电流声。

“如果我是你,我会把那个东西砸碎。”雷狮活动了下脖子“上面有那层复合铅。”

嘉德罗斯摘下耳机用手碾碎。

“我们有15分钟左右的时间——”

“是你,不是我们。”嘉德罗斯不想跟安迷修嘴里的恶党同流合污。

“好吧,高贵的战争之神。”雷狮支起身子,“我觉得今天事情有蹊跷。而你和我一样——

“背后没有军方没有总统没有国会,没有什么人民的意志,纯粹为自己而战。

“当然如果你不是这样,大概你就能从军事法庭见到我了。”雷狮笑了笑,笑得嘉德罗斯有点烦躁。

“三方势力各怀鬼胎,人民的意志愚蠢且短势,容易被操控。他们的目的从来不是让我们活下去,我们只是棋子,这种情况下,我们最好结成同盟,比如,从把你的枪口放下开始……”

嘉德罗斯想了想放下枪,他觉得这个恶党说的有几分道理。

“你今天发现了什么对吧,嘉德罗斯。”雷狮拿起一片压缩清洁剂丢进浴缸里,瞬间泡沫占领了水面“那时候我听见你‘咦’了一声——”

“这个。”嘉德罗斯也不掩饰,从兜里翻出来子弹头丢给雷狮“看起来像安迷修的子弹……”

海盗头子稳稳地抓住抛来的子弹,盯着看了一会。

“先放我这儿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4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“我觉得我们不是第一批抵达阿斯特利亚的人。”雷狮用手捧起一汪水,看着泡沫和流水从指间留出,水波折射出的光线在他脸上形成虚虚实实的暖光。

“至始至终我都不会是他们中的一个,”他顿了顿,看了眼盯着他的嘉德罗斯“当然你也不会。”

“我知道。”嘉德罗斯跳下窗台“但我不觉得安迷修会参与到这种事情中去,他不会说谎,”然后像是想到了什么“不会在他知情的情况下说谎。” 
   “这我比你清楚,现在线索太少了,猜测太多,我们需要时间。啊,对了,除了这个——凯莉和格瑞似乎在暗地里调查什么东西,这让我很在意。” 
    “调查什么。” 
    “穹顶。” 

    嘉德罗斯表情一僵,“接着说。”


    “你知道造神计划吧,诞生你的那个阿瑞斯计划,就是它的一个分支。至于我是怎么知道的,界外军里每个人的过去都由凯莉掌握,你除外。你是整个界外公开的秘密。”雷狮不知道从哪摸出一盒糖,自己摸了一颗,抛给嘉德罗斯。 
      “那个计划还在运行,显然你并不是他们的最终目的。”雷狮咬开糖的外皮,一股冷冽浓郁的酒香散发出来。 

       显然嘉德罗斯不是怎么喜欢,快速的消化和代谢让他看起来有点醉了。脸上红红地,嘉德罗斯盯着瓶子上的说明书看了好久。

      “什么玩意?” 
      “LH的固态酒精糖。啊,抱歉忘了你才14岁,也许15?” 
      “我说的造神计划。” 
      “造神计划啊,就是制造怪物的计划。你是暗影玫瑰那一支计划分化来的,还算幸运。”雷狮眯起眼睛打量着眼前漂亮的金发少年,“我是指外表和实力上。” 
       “我当过佚臣计划的测试人。”雷狮回味着口腔里残存的酒精味,皱了皱眉头。 

       “——那真是比地下暗河里的变异老鼠还恶心的生物,丑到爆炸,还会放各种颜色的毒气。据说每种中毒后的死法不太一样,不过我一点都不想去试试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你这支——是由格瑞负责的。” 
        “我没在穹顶见过格瑞。”嘉德罗斯摇头“我只是听玫瑰讲过他。” 
       “你知道测试人吗嘉德罗斯?”海盗头子伸出手,嘉德罗斯把酒精糖抛回他那里。 
       “那是什么?”嘉德罗斯一脸疑惑。 
       “一些被选出来测试你们性能的军方人员,比如我,比如格瑞还有安迷修。每个实验体都有,无一例外。”雷狮嚼着酒精糖,葡萄味儿,他喜欢。 
       “不知道,我只有玫瑰。” 

       “那果然跟我想的一样。”雷狮看了下时间还有半分钟。


       “你还在测试中,嘉德罗斯,只是你的测试场不再拘泥于穹顶,而是整个诺玛,而你的测试人,可能就是涅格洛特人。 
        “而造神计划的意思可能也并非表面那么简单。人这种生物讨厌掌控不了的东西,越是有钱有势,越是如此,四区军队高层掌握下的穹顶,又怎么会去真的造神。” 


评论(32)
热度(512)

© 刺客约翰A.JOHN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