刺客约翰A.JOHN

查看个人介绍

一个小结局以后会用来解释TLS分镜里的罗斯的记忆闪回

OOC有,私设The last survivor

  切掉主反应堆的电源,安迷修已经精疲力竭,这里充斥着V-3490号扇区的怪虫,它们爬上他的手臂,啃食着身体。
  他有点累,也不是很想动了,只能靠着墙壁听着虫子啃食机械骨骼的声音。
  这种感觉很奇妙,说不定他早就死了。
  至少以后不用在道德和人类中间选一边。
  他准备闭上眼的时候,视野里突然出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。
  雷狮拉住安迷修残破不堪的“身体”,把他从虫潮里拽出——

  你拯救人类,我拯救你。

  他奋力地拖着安迷修离开第四军区的能源基站——这里马上就要爆炸了, 这会把整个第四区和虫巢掀上天。
  他看了看安迷修,那家伙估计被虫子破坏了主神经,现在陷入了昏迷。
  他苦笑了一下,有点小小的后悔和遗憾,直到现在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脑子发懵,跳下来打算救人——就算只是无用功。
  跟这帮傻子待得久了,脑子坏了吧
  你的自由呢,你的梦想呢,你的……
  那一刻没想这么多
  雷狮的大脑有点混乱
  “狮子,快点!!!”嘉德罗斯这才反应过来雷狮从舰桥上跳下去救安迷修了,他只能焦急地扒着外舱门看着两人的身影越来越小。
  不行。
  他折回舱内试图跟主驾驶的格瑞抢指挥权。
  “嘉德罗斯!”格瑞怒呵到,这大概是罗斯第一次见这个人生气。
  罗斯放开了手,退了两步,他难以理解。
  教会他感情的是这帮人,现在,教他抛弃同伴的也是他们。
  副驾驶的银爵,按下安全钮默默的关上了舱门。
  本来打算跳下去救人的嘉德罗斯连两人的身影都看不见了。
  接着一阵低沉的轰鸣,飞船被气浪掀起,嘉德罗斯在舱室里被甩飞,猛烈地撞击着墙壁,脑子里闪现混杂着那些界外的过往,那些嬉笑的日常,结果全部归束成雷狮跳下飞船的样子。
  着陆后,嘉德罗斯跌跌撞撞地第一个走了下去,眼前空无一物,只有烧焦的的星球表面。
  “战场从来不是奇迹发生的地方,雷狮也很清楚,他大概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……”格瑞从身后走来“我们都会死。我,你,银爵,凯莉,雷德和祖玛,还有猎头人和执行者的其他人。”
  格瑞的声音很平静,机械的声音没有一点波澜,这是他第一次说这么多话。
  嘉德罗斯抬头看这个服役几十年的“引导人”,对方眼睛里似乎有一丝潮湿。
  笑话,机械改造人怎么会有泪腺这种东西。
  “你没有告诉我这个行动是牺牲安迷修,也没有告诉我雷狮也会死,但是我跟你不一样,如果你出了事……”嘉德罗斯还没说完,被格瑞打断。
  “你要学会放弃任何一个人。”
  “我不会。”罗斯反驳
  “你得学会它。”

  567个宇宙时之后
  界外举行了一次不大不小的葬礼。
  两个木盒里躺着军徽,共治旗被叠的齐整与军徽一起放入棺材。

  那天嘉德罗斯缺席。

  界外失去了往日的喧嚣,没了雷狮的吵闹和揶揄,也没人在他们打架的时候拉开。
  嘉德罗斯在大厅里闲逛,看见埃米和艾比正在打成一团。
  他没怎么想,拉开了他们,就像安迷修平时会做的那样。

  总有一天,他会失去所有人,包括他自己。
  他似乎做好了心理准备,直到那一天过早地到来。

评论(17)
热度(368)
 
©刺客约翰A.JOHN | Powered by LOFTER